The Story Of China

我爸是李刚,要面子,不给力,找工作,买房子,买车子,要票子,找老婆,涨工资,求包养,平均数。

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,没有什么是必然的。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接近,一切看起来又都那么的遥不可及。这个时代,它靠谱,给了你无限想象;它不靠谱,因为大多数时候它都将你的想象仅仅停留在了可能。


言论自由

“没有你,对我很重要。”


房价

张麻子一排子弹出去,汤老爷的马车仍旧跑的好好地,小六子惊诧:“没打中?!”,麻子随即显出淡定的一面:“让子弹飞一会。”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桥段,据称原版本是这样的:

中央调控一轮政策打出去,任志强的房子仍旧卖的好好地,13亿人民惊诧:“控制不住?!”,强哥随即显出大佬的手段:“不信咱打个赌。”结局很不幸,强哥证明自己才是靠谱的那一个。


找工作

你拍一,我拍一,大家一起来应聘;你拍二,我拍二,我们都是爹的好儿子;你拍三,我拍三,你爹是民我爹是官;你拍四,我拍四,笔试面试对我它不是个事儿;你拍五,我拍五,我爹早就给我铺好了路;你拍六,我拍六,应聘的结果就要出;你拍七,我拍七,我就是来陪你演场戏;你拍八,我拍八,我仰天大笑哈哈哈;你拍九,我拍九,我被留下你得走;你拍十,我拍十,谁叫你爹无权无势。


食品安全

起初他们说奶粉有问题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已经过了吃奶粉的年龄;接着他们说药品有问题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还算健康;后来他们说食用油有问题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是素食主义者;此后他们说卫生纸有问题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穷的只用报纸;最后……请别问我是怎么死的。


知识

爱学习,爱买学生票;
爱国家,更爱国家奖学金;
爱理想,更爱幻想;
爱跟人争辩,也爱助人为乐;
爱边上课边勤工俭学,更爱不问父母要钱的自豪感。
我不是神马天之骄子,我的理想已经变成了幻想,我早把自尊丢到了九霄云外。
我是蚁族,我是这个社会的浮云,我是该死的大学生。


拆迁

真的钉子户,敢于直面暴力的拆迁,敢于投身自焚的大火。这是怎样的钉子户和拆迁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拆迁者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,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。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,又给拆迁者以继续下去的勇气,维持着这艰苦卓绝的城市化之路。


弱势群体

《新水浒传》里,林冲的妻子上香被高俅的儿子高衙内欺负,之后面对怒火中烧的林冲,搞衙内有以下台词:我是谁,我是高衙内,兵马司是我家开的,谁有钱我讹诈谁,谁有势我欺负谁。你林冲不是会拳脚吗,来打我啊,来啊,来打我啊……最后,快被气炸的林冲仍旧选择了,忍。


真相

张国荣还尚在人世!金庸先生去世了!要地震了!
工资增长了!物价房价下降了!我们很幸福!
这是最真的时代!


日记

汤师爷:“有夫之妇不能睡,日记更不能写,必有大灾。”
张麻子:“怕什么,我哥们是李刚。”


GDP

汤师爷:“我以为,酒要一口一口的喝,路要一步一步的走,步子迈的太大,容易扯着蛋。”


扫黄打非

张麻子喝酒后,半醉半醒之间把汤师爷好一顿折腾,面对满身酒味凶神恶煞的麻匪头子,汤师爷淡定的问出:“你是要杀我还是睡我?”


幸福

他们说 放下一切 我 就会 幸福 于是 房子 被拆了 地 被征了 上访的儿子 被 送精神病院了 我 流落街头了 不知怎的 他们测验了我 说 我的 幸福指数 很高 很高 很很高 高 高


劳动致富

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;而是,我一年的劳动所得,不抵你一顿饭的挥霍;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不知道我爱你,而是,辛勤工作到吐血,却仍旧生计维艰;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,而是,物价涨的刺痛心扉,却只能用微薄的薪水拼命忍受;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,而是,我想有个大房子,却只能在梦里;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彼此相爱,却不能够在一起,而是,明知道劳动致富是个天大的谎言,却还要屁颠屁颠的去演这出滑稽戏。


信息公开

出卖我的爱,告我说公开,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。出卖我的爱,你背了黑心债,不然你说你为啥不公开。当初是你说要公开,公开就公开,现在原来是假公开,你说你坏不坏。信息不是你想埋,想埋就能埋,让我上网,让我调查,你迟早得公开。


上访

世界上最恶毒的事情莫过于给了一个人希望,又亲手将他的希望扼杀。


节流

touch4就是个U盘,赚钱对咱算是个事儿吗?得想着怎么花钱!


形象宣传

何止是愚蠢?简直就是愚蠢!


尊严

你带着老婆,出了城,吃着火锅还唱着歌,回家后发现,房子被拆了…
浙江乐清村长钱云会因拆迁上访被碾死,村民在路口跪迎调查团。


人性本善

做人要紧要的是什么?善良;做中国人最紧要的是什么?自保。
83岁退休老干部猝死路边 女子欲搀扶遭路人劝阻


相关文章: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